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等飛機(攤在椅子上)

好煩
自己闖了一堆禍
甚至學費都忘記繳

好想自爆
都是自己的鍋
明天還要回台灣,日本一堆事都不能處理

希望我明天不會笨到忘記帶護照

好煩

還見不了三浦宏規
好煩

超tm打擊
還都是自己的鍋

我要哭了

最近待的圈子遭心事也太多
先新網王被炎上
魔道又發生這種事情(老實說預料之中)
花滑圈也是,喜歡梅娃而已還要看梅娃被裁判們算計

新網王也好魔道也好,本來就只想當個角色粉,對許斐是沒感覺,對墨香就是儘量讓自己不要討厭,保持不關心就好
這麼多太太也都說那麼多了,也就不再重複了

已經把已經一發完結的東西隱藏,圖也除了給anto兒的也都隱藏起來了,神行大概也不會更,說不定過兩天也直接刪掉了
大概也沒人要看

也把tag都刪了,只留下標明cp的tag而已

腦殘粉沒發現自己多ky,同時自以為站在道德至高點的黑們,老實講你們的行為跟腦殘粉有什麼兩樣

又在亂說話了
想安安靜靜的喜歡阿瑤怎麼這麼難。

塗鴉


畫得很爛並且隨便(是的)



算是給 @anto (可是畫得很爛)


接下來要辛苦啦,考試加油


不喊我阿姨我們都還是朋友。



最後扔個QQ(3463826146)暗搓搓的求擴列



丟完就跑

隨筆

把兩年前寫的一個初心的隨筆丟上來記錄
可憐的只能啃自己腿肉的我嗚嗚
Cp是風動鳴的羅艾,大概沒有人知道吧()

「我說艾洛德,」
羅提撫著額,對著堅決不進食的艾洛德搖了搖頭。
「你不要搞得好像我監禁你一樣絕食抗議啊。」
「實質上不就是這樣嗎。」
艾洛德冷淡回覆。他完全猜得到羅提下一句會接什麼,無法接受羅提隨意開玩笑的個性才導致更無法如平常的應對進退,心中總是希望他能夠更認真一點面對。
「把你養得白白胖胖,說不定到時判我的罪就輕點了呢!艾洛德就當幫我一個小忙嘛!」
羅提拿著湯匙,舀了一勺粥,還貼心的吹涼才遞到艾洛德面前。
「你就不能想想辦法不讓自己被抓到判刑嗎?所謂的輕一點,大概也只是以原身份判死刑,和以叛徒身份判死...

【曦瑤】神行2

西幻、ooc、爭取藍大10章之內出現、短小、標題未定

前→(1)


02


主教大人通知他,再一周,他便要移动到王城,据说是王子的指示。

事实上在瘟疫爆发前,王子旅游时经常特意安排到他所在的神殿歇息。并且“刻意”留下一些行李,并且差人来信,内容大意总是“失物就交给你们随意处置了,本王子不缺这点东西。”但是说法都不同,字句不带重样的。

王子殿下也早就知道了吧。

他这次的行李也放入许多王子留下的珍贵物,有些“失物”贵重的神殿根本不敢收,只好拜托他顺便带回原主身边。

本应轻便的行李因此变得笨重,要一起前往王城的骑士便出言嘲笑他。

“哟,移动速度真缓慢呀,不是说娇小的人都会比较灵巧...

看我!

只是胡言乱语的置顶

人是台湾,所在位置是日本。
发文会用手机自带简转繁转换,聊天留言通常不会因为懒(x)
平常作为废物,偶尔有脑洞,喜欢看太太发粮,内容再怎么虐都可以把东西当糖啃了
偶尔画画,偶尔写文,更文看缘分,脑洞大,脑袋进水,没有文笔,偶尔的产粮也不好吃
很好勾搭,感觉有点冷淡只是说话方式问题,我内心热情如火(x)
偶尔会发cos的照片,但cos的部分几乎都是网球王子。

长期吃的cp都是冷门cp,偶尔吃热门都很虐(ex:尊多、曦瑶)
涉圈广泛,现在专注音乐剧刀剑乱舞、网球王子、和魔道
其他还有很多没写上去,但主坑就是这三个

刀音:从试行公演开始追,峻也今剑是乖孙,三浦切是女儿,最喜欢爱胡搞瞎搞的三条派
之前看...

【曦瑤】神行1

西幻背景、ooc、標題未定、曦瑤穩穩妥妥的曦瑤(雖然藍大還沒出現)

本章有一點羽瑤


01


“父神啊,我知曉这是奢求,但可否请求您不要带走我儿,请求您保护他的安全,让他重新张开眼留在我身边⋯⋯”

这已是今日金光瑶听过的第三十二个类似的祷告了,本只是地方小村的瘟疫,竟扩散到主城来,面对无助的人民,他也只能说几句无关紧要的安慰,以及根本无意义的祝福。

『神早已抛弃我们了。』他想。


他从未感受过神迹,但这世界又处处有神迹。从他出生,他母亲就告诉他神的存在,并且诚心信仰。而真诚地祷告换来的从来都是一片虚无。他被欺压时也是,他母亲离世时也是。

但他仍按母亲所望成为了祭司,一生...

p1之前画的小叔叔与阿凌,手误删了干脆一起重发
p2曦瑶p3线

不会画画画图好难(委屈哭泣)

p2上色超随便啊画到不想画了(反正也画不好)
鞭请小力鞭,我玻璃心会碎光光😇

金凌就不打tag啦正脸都没出

今天出了蓮二😑🎾
超級熱的不過很開心
用怪照片來擋住後面三張幾乎一模一樣的自拍😇😇😇

1 2 3 4 5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