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幸村中心/神之子歸復2

※OOC,沒有CP(大概)

※私設幸村打職網

※接下來放春假,可是有別的事情得做,希望我會記得(各方面)

很重要,幸村跟柳不是那種關係

※目前都沒有CP,感覺到CP都是腐眼看人基(x

→前篇(1)






『……………文太。』

文太接起電話,按下擴音後,對方先是沈默了一陣子才開口喊了他的名字。

略帶沈重的呼吸聲藉由話筒傳來,給了人不妙的預感。

「怎了?」

文太試圖使用開朗的聲調轉換氣氛,手上正在裝飾的蛋糕只差最後一步便完成,他不想破壞這兩個小時的心血,於是將手上的奶油放到一邊。

手抖成這樣要怎麼繼續完成啊!

「說點什麼呀!我等等還要繼續、」


『精市想見你。』


被蓮二打斷的話他其實也不曉得自己後面要接什麼,繼續做蛋糕?繼續發呆?事實上這一週以來都是不曉得自己在哪裡在做什麼的狀態。自從在電視轉播中看到幸村倒下以來。

幾乎是渾渾噩噩的一週。


「我也想……我也想見他。他在哪裡。」


這大概是他們這群好友共通的內心話。平時都會盡可能抽時間與他們聯絡聊天,這一週以來卻完全沒有消息。怎麼發訊息、打電話都沒有回應。

唯一留在幸村身邊的蓮二終於傳來消息。

蓮二也很為難,精市非常堅持不要讓他們知道多餘的事情徒增擔心,這幾天的電話也不允許接通,訊息也不允許回覆,說著什麼「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直到今天,經紀人抓著iPad進入病房,『你看你的粉絲都還相信你會回來,你不要放棄自己!』

iPad螢幕上是一個論壇的頁面,幸村在看完內容後便要蓮二聯絡所有人。

蓮二再不明所以,看完內容後也明白原因了。

這群人肯定是熬夜看著轉播。幸村軟弱一面又讓他們擔心了。

『美國。』

「好……。好。我去買機票。我現在就去訂機票。」

文太拍了一下桌子,把奶油噴得到處都是也不顧清理,直衝回房間找出護照。


『不用。』

而蓮二冷淡的態度讓文太愣神了。


「……什麼不用?不是要去見他,不用是怎麼回事?不用飛去看他?不准訂機票去?那我游過去找他!」

『文太,把護照資料給我,幫你們一起訂票。』

文太的不冷靜讓幸村笑了出聲。事實上幸村是讓蓮二開擴音,他也想聽大家的聲音……雖然已經有預感到之後他們來的時候會被怎樣責罵了。


「噢……喔,好。那我再傳給你。好。那儘量訂近期的機票喔,越快越好,最好今天晚上就可以飛,我先去整理行李!幸村くん要吃什麼?啊不管我把存糧全部帶過去……對了要去幾天?嗯?參謀你說話啊!啊、不行存糧這樣一定我自己吃就不夠了,先去買一趟好了…………………」





「文太還是一如往常。」

幸村感慨了一句,蓮二看著他的笑容也放鬆下來,繼續打下一通電話。

「文太從來沒有變。」

「是啊……我倒是變了很多。」

氣氛變得沈重,通話的對象正好沒有接到電話,掛掉電話的蓮二暫時沒有繼續通知下一個人。

「你該睡了,精市。」

「變得更喜歡網球了。這都是多虧了你們。」

蓮二抬頭對上幸村滿眼都是「被我嚇到了吧」帶著笑意的雙眼,無奈的自己也笑了出來。

「原來蓮二你也會這麼笑。」

「你該睡了。」

強制結束話題的拿起手機繼續打電話,不然不曉得會被充滿惡趣味的人怎麼調戲。

「你倒是變了,蓮二。」

坐在床上正在調整被子角度的幸村在蓮二講電話,無法分神回他話的時候開口。

接下來的話一點也不想得到即時的回覆。他想。

「表情變得比以前豐富,也變得更像個人了,跟以前比起來。以前的蓮二是機器人呢。」

越講越小聲,卻也越來越投入。甚至沒有注意到蓮二已經停下電話,安靜地聽他說了什麼。

「很多也是為了我改變的吧,很多……。有勞你了。(苦労をかける。)也有感覺你為了我做出很多犧牲,像是赤也的事。文太也是吧,雖然剛剛才說他沒怎麼變,幾年間的見面也是跟中學一樣的氣場。可是我是知道的唷,我是真的知道的唷,你們私底下做的一切。例如,文太有好幾個帳號都在引導粉絲方向。例如,赤也拼了命學英文就為了有一天可以邀請你加入他的團隊站在他身邊。例如,你……。」

幸村停下深吸了一口氣。

「呼……。對於大家都造成麻煩,我真是罪惡。仁王也是近期的結束之後暫停活動一個月吧,他的粉絲們要是知道是因為我,你覺得我會不會被粉絲們攻擊。」

講到自己也覺得很好笑的事情也低聲笑了出來,接著又沈默了很久。

「雖然這種事情我也不是很想講……。如果我真的爬不起來,你就去赤也那邊吧。不過,你能成功轉到赤也團隊的機率,只有10%。因為我一定會回來的。就如中學的時候。」

「不,我成功轉換團隊的機率是0%。你真的該睡了,精市。」

「負擔好重好重,壓得我睡不著。蓮二唱個安眠曲給我聽。」

「恕我拒絕。」






「真不愧是小豬,可以兩個行李箱塞滿零食,你衣服肯定都在胡狼那對吧?」

「仁王你叫誰小豬???????」

機場貴賓室都是兩人胡鬧的聲音,還好時間已經很晚了,貴賓室人並不多,不然仁王顯眼的外貌及文太大喊了他的姓氏,肯定會引來注目。

這一趟一起前往美國的人有丸井、桑原、柳生,和仁王。真田會在賽事結束後自行前往。

「話說赤也那小子真意外呢,高中居然也順利畢業了。」

「雖然以體保生的資格進大學部,不過還是很意外呢…………他高中的老師沒被他氣死吧?」

「說起來,本來還以為切原くん會一起來呢。」

柳生說出了大家原先的猜想,幾小時前赤也還特意打電話給文太抱怨經紀人多麼冷酷無情不給通融,要他一定要完成早就已經排好的採訪才可以放行。

而且還只放一週。


『經紀人那個笨蛋大笨蛋!知不知道部長對我來說有多重要啊!』

音量大的不用按擴音也可以給車內的其他人聽得一清二楚,還聽得見旁邊經紀人訓了他一頓的聲音。


「不過我們八人好像也很久沒有團聚了吧。他們四個總是在世界飛來飛去的。」

桑原感慨地說,「尤其是很久沒見到幸村和柳了。」

「咦是嗎?」

文太一開口就在敲打桑原的心,長年下來,玻璃心都快變成鋼造的了。

「我倒是常常跟幸村くん見面呀,每次他有回日本都會跑來找我吃蛋糕。」

「丸井くん請別傷害桑原くん了。」

柳生看不過去的推了推眼鏡,整個人像沒骨頭一樣的掛在他身上的仁王跟上落井下石的腳步。

「我也常常見到幸村啊,有時候接到海外工作都很剛好可以跟他見到面。」

「連仁王くん也!」

「pupina」




雜談

不求愛心和小藍手請求與我聊天

5月的時候的全国大会Ω估計會去吧(今天跟朋友太太聊到)

希望排得到假......台場好遠(ry

買本yap

還有角色好感度排名現在大概是:

幸村=文太>>>蓮二>>>>>>>(無法跨越的牆壁)>>>>>>>>>其他人的感覺吧

胡狼的tag不知道該打什麼就不打了(胡狼:QQ)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