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重漾(微冰漾)/標題無能。

※特傳同人。

※cp如標題,不喜勿入。

※死亡有。虐有。









──我喜歡你。

我知道自己是喜歡你的。

可是,種族差異,使得我不敢開口。

所以還是藏在心裡就好了。



「重柳族青年──重柳──你在哪裡??」

遠遠的就聽到了他喊我的聲音,他找我做甚麼。

沒有在他面前現身,不過他也沒有堅持要找到我。

「不知道你在不在呢、應該在的吧。不再就算了,你沒聽到也好。」

他落寞地低下頭,然後開始碎碎念一些東西。

雖然說是碎碎念,不過重柳也不是聽不到,只是不想聽。

如果是碎碎念的話就不是想跟我說的話了吧,那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如果是關於他學長、或是關於他同學、這些我無法參與的事物,我。。。

「重柳,我有事想跟你說!」

他忽然大聲了一下。

要跟我說什麼事啊。。。

「明天、我要和學長一起去出個任務。。。」

他說到這裡重柳就聽不下去了、又是學長、又是他學長!

難道你眼中不能有別人嘛。

阿、習慣了、所以果然還是算了。

他離開了。

他不想聽下去了。



隔天他沒有跟去。

反正他學長會保護他。他是這麼想的。

然後他就再也沒有見到他了。

他相信是任務還沒完成,所以依然等待著。

直到那個鬼族在他面前出現。

他死了。

他學長重傷,他為了保護他學長,所以死了。

阿阿、糟糕了。

內心好像有什麼、

失去了。



──我喜歡你。

我知道自己是喜歡你的。

可是,種族差異,使得我不敢開口。

結果現在即使開口了他也聽不到了。



如果是時間種族,打亂時間會怎樣。

既然是時間種族,那就善用自己的身分吧。



「重柳族青年──重柳──你在哪裡??」

遠遠的就聽到了他呼喊的聲音,不知道他找我有什麼事。

「可是事情不知道要從哪開始說耶」、「任務嗎」、「今天在學校發生的事情有想跟他說耶」、他碎碎念著。

「阿對了。」他像是想到了甚麼,「明天、我要和學長一起去出個任務。。。」

「雖然危險度有點高不過應該不會有什麼意外!所以請你不用擔心唷!」

「如果我說會有意外就是在詛咒自己了一定會被學長打阿阿阿阿阿阿阿」

「然後阿、要等我回來!不可以自己偷偷跟著我去!。。。雖然我覺得你應該沒那麼無聊。。。」



刀朝著他砍下來的時候,他緊張得閉起眼睛。

學長已經昏倒了、救援還沒到、這樣、重柳族青年、

對不起、我還自信滿滿的、

溫熱的血液濺到身上。

「欸???不痛?!!!!」

緩緩張開眼睛、看到的是被砍了深深的一刀仍在戰鬥的重柳族青年。

剛剛那刀來不及擋下,所以只好用身體擋住。

有點痛。

「重柳你怎麼?!!!!!!!!!!」他很驚訝。

他指著地上白色的血液,「快停下來啊!你都已經受那麼重的傷了!」

重柳不理會他。

可是動作也越來越慢。

刀上抹了毒,所以他大概也知道自己已經。。。

「你!」

忽然、出現了許多黑衣蒙面的人,指著重傷的他,像是要指責什麼。

「你身為時間的種族,卻改變時間,該當死罪!」

那群人無視現在的身體狀態,直接在他身上再加一刀。

好、痛。。。

他倒在地上。

阿、要死了吧。

本來沒怎麼在意自己的生命的,可是不知怎麼的、忽然覺得好可惜。

才幾年而已。我才活了幾年。

「重柳。。。!!!」在黑衣人都離開了之後,他緊張的湊過來。

阿對、還有他。

「記得、回報任務的時候、不要、提到我。。。」很少說話呢,記得他好像覺得我說話的聲音很好聽。。。

「你不要再說話了、」

阿、他哭了阿、為甚麼要為了我而哭呢。

「然後。。。」猶豫了一下,可是現在不說就沒機會了,「我、」

已經漸漸無法說話了,意識開始模糊了。

「。。。我喜歡你。」




──我喜歡你。


我終於說出口了。

不過得不到你的回答了。

「我。。。」









→廢話←

完稿時間是2014 0104

一直很喜歡甜甜虐虐的這一對

每次都被日常中的一點甜蜜甜到蛀牙(。

不知道有沒有也喜歡這對的QQQQQ


謝謝看到這裡der你
這裡咲咲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