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曦瑤】神行1

西幻背景、ooc、標題未定、曦瑤穩穩妥妥的曦瑤(雖然藍大還沒出現)

本章有一點羽瑤



01


“父神啊,我知曉这是奢求,但可否请求您不要带走我儿,请求您保护他的安全,让他重新张开眼留在我身边⋯⋯”

这已是今日金光瑶听过的第三十二个类似的祷告了,本只是地方小村的瘟疫,竟扩散到主城来,面对无助的人民,他也只能说几句无关紧要的安慰,以及根本无意义的祝福。

『神早已抛弃我们了。』他想。


他从未感受过神迹,但这世界又处处有神迹。从他出生,他母亲就告诉他神的存在,并且诚心信仰。而真诚地祷告换来的从来都是一片虚无。他被欺压时也是,他母亲离世时也是。

但他仍按母亲所望成为了祭司,一生为神奉献,而他并不信神。


对他而言,信仰是愚蠢的。


这世界处处都有千年以前诸神战争残存下的神迹,包含他所掌握的光明魔法在内。

光明魔法只有王族的直系血脉能握有,并且只有国王子嗣能传承,旁系的后生是不会拥有的。也就是说,即使父亲是拥有光明魔法的亲王,但自己并不会受到父亲影响。如此被限定的魔法继承,也使得他从未谋面的父亲身分昭然若揭,但他对王位并无任何欲望。因他母亲希望他成为能为父神奉献的神职人员。他母亲才是他的神。

另一个与他生活最贴近的神迹是王城神殿的水池。那水池是真正的圣水,并且长期笼罩在圣光之下。能够溶解恶魔,也可以净化一切,甚至能让同性拥有子嗣。

金光瑶曾经看过一个魔族碰到一滴圣水便完全溶解,也看过浑身都是黑暗魔法的诅咒的人,在滴过一滴圣水的水中泡了三天便去除诅咒;而子嗣似乎也是王族限定的神迹,历史上有过女王带着她的王妃,两人各滴一滴血入水,三天后水池边的神坛上便躺了一个婴儿,拥有两人血脉的婴儿。

每一个神殿都拥有一个水池,里头都有王城经过圣光温养过的水源,虽说效果及不上圣水池的百分之一,但也是足够巩固信仰了。


这些都充分的证明了神曾经的存在,或许千年以前,神曾跑到王城溜达,打发他过长的生命,并留下了这些神迹。但已过了千年,并再无消息,或许神已在诸神战争殒落,留下了过去给他深爱的子民。

又或许神抛弃了他的子民。

抛弃他所拥有的一切。


这世界除了神,也有天使,以及天使对立面的恶魔。

天使最后一次现身已是八百年前,人类王国统一时的战争,在战场中央,那是硝烟过后唯一的光。但他只发出一声传在每人耳边的叹息,展开翅膀消失在云端,留下一翦羽,现在仍供奉在主城神殿的圣光下。

恶魔则在诸神战争结束便消声匿迹,虽说偶尔还有魔族及走尸带来黑暗,但恶魔早已在世界上消失。

或许恶魔也与诸神一同殒落了。

这些都是历史上的曾经,早已远离的曾经。

甚至现在的人们早已遗失诸神战争时的历史,当时的文字书记早已付之一炬,留下的只有口耳相传的故事,和隐藏在林中的遗迹。



聆听完了一早上的烦恼,身后跟着的小见习祭司早已昏昏欲睡,金光瑶索性将孩子抱到后殿休息,顺道回到自己寝室更衣。

尚未更衣完毕就传来敲门声,那人莽撞的就推了门,从脚步声也猜出是谁。

“玄羽,不是说过了等我应门了才可以开门吗?”

“抱歉祭司哥哥,但是主教找您有急事!”

莫玄羽看着金光瑶的背咽了口口水,他不否认自己是有私心的,并且借由平常的莽撞合理化自己的行为。他觉得他的祭司哥哥也明白他这点小心思,但不戳破的薄纸,他也不会自爆。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金光瑶非常清楚莫玄羽所思所想,在祭司中,男风之好也非个案,倒不如说在身心奉献与神之前,清楚知道神的化身是男性外貌仍义无反顾的这些男性祭司会喜欢上女人反而在逻辑上说不通。但他也同时清楚莫玄羽身上的秘密。他也能使用光明魔法。在16岁时,在孤儿院遇到这小他六岁的孩子就发现了。他们身上都有一样的味道。于是他把莫玄羽的魔法封印起来。

就如同他遇见秦愫时。

这能力对他们而言是负担,同时对他自己而言是威胁。他不晓得倘若王室知情了会如何处置他们,只能以自己的方式护两人周全。

让两人装作普通人,收在自己羽翼下。起初先让两人作为见习祭司,而后拉拔成为近侍,所幸主教大人也非常疼金光瑶,只要他有所求都会回应。




两人有幸在金光瑶依然柔软时走入他的人生。当时仍无须算计之时。






不要臉求勾搭求評論

有沒有什麼好的標題提案(。)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