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曦瑤】神行2

西幻、ooc、爭取藍大10章之內出現、短小、標題未定

前→(1)


02


主教大人通知他,再一周,他便要移动到王城,据说是王子的指示。

事实上在瘟疫爆发前,王子旅游时经常特意安排到他所在的神殿歇息。并且“刻意”留下一些行李,并且差人来信,内容大意总是“失物就交给你们随意处置了,本王子不缺这点东西。”但是说法都不同,字句不带重样的。

王子殿下也早就知道了吧。

他这次的行李也放入许多王子留下的珍贵物,有些“失物”贵重的神殿根本不敢收,只好拜托他顺便带回原主身边。

本应轻便的行李因此变得笨重,要一起前往王城的骑士便出言嘲笑他。

“哟,移动速度真缓慢呀,不是说娇小的人都会比较灵巧吗。”

他只是默默地将包里的糖掏出,并决定等等离开之前先绕去附设的孤儿院分给孩子们吃。

“欸等等你做什么!”看到他的动作,骑士气得龇牙咧嘴,金光瑶白了骑士一眼才把糖果收回包里。

“走了。”

甩了袖子继续拖着步伐走在前头,拆了口袋里一颗糖丢到嘴里的骑士从后头抢过了他的行囊,大步迈向大殿的。


大殿里,几乎所有祭司、见习祭司都来送他。看到主教怀里抱着一个包裹,忽然觉得自己选择骑马上路,而非以魔法及自力移动真是太聪明了。

扛着王子很重也很贵重的“失物”,还有自己的衣服,虽然只有两三套,还有私物,虽然吃神殿的用神殿的也不太有所谓私物,还有在新的职场上首先要给与新同事好印象的主城土产,还有痞子骑士的糖。

尤其在没有空间袋的情况下。

主教拍了拍他的肩膀,本想揉揉他的头,想起他很在意自己身高问题便作罢。把包裹递给他,要他转交给王城的教皇,又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布包。

“知道你嫌弃空间袋丑,帮你找了个可爱点的,容量虽然有些小但也不无小补。里面放了点干粮,一路上可以慢慢吃。愿光明神降福,照耀你将前进的旅途。”


告别了泪眼汪汪的大大小小,殿外牵着马的是莫玄羽和秦愫二人。两人被金光瑶要求留下,以两人的身分,若在王城不小心暴露了大约只有死路一条,在王城内还没建立起自己的势力前,金光瑶不想要两人去冒险,便以希望他们可以代替他帮主教的忙的说词,让二人留下。

两人也感受到金光瑶毫无掩藏的关心,虽不甘不愿(只有莫玄羽),仍是答应他的安排。

“祭司哥哥,此行⋯⋯”

“抵达后再寄信给你们。”

他拍拍莫玄羽的头,看着明明年纪小上自己好几岁,却已经窜到快与他平视的高度有些心情复杂。

“不要拍头,会长不高!”

莫玄羽趁机抓住金光瑶的手,想着也是近期最后的机会了,不如多揩一点油。

“你再长高我就不见你了。”

金光瑶笑着。

已经翻身上马的骑士不耐的绕着他们三人转,秦愫感觉压力很大,抓着莫玄羽的手就要走。

“阿愫,你也多保重,注意安全。”

“哥你才是。我们待在这里还会发生什么呢?”

秦愫抓着依依不舍的要莫玄羽往回走,但莫玄羽就像出门散步时不想回家的宠物一样站在原地抵抗,脸都皱成一团,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金光瑶也翻身上马,回头就看到被遛着的弟弟,脸部肌肉抖了抖,差点没笑出来。

“你们俩好好相处,我走了。”

接着头也不回的离开,装作没看见莫玄羽憋得涨红的脸,还有试图传达讯息的炽热眼神。

有些事情,还是不说破才好。

看着金光瑶的背影,莫玄羽最后还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把噎在咽喉的话语连同情感一同放弃。

“瑶哥哥再见!”

模糊着视野道别了一直照顾他的温柔哥哥,也道别了一切。


“祭司哥哥,怎么就不对我温柔了呢?”

骑士与祭司肩并肩,天南地北的聊着浑话。虽然通常是骑士一直言语攻击,祭司偶尔笑咪咪地反击。

“勇敢忠诚的爵士,您怎么还需要别人对您温柔呢?”

“算了算了算了,你还是收起你那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容吧,我不想等等还要听你传达光明神的福音。”

终于被噁心的受不了的骑士装模作样的抖了好几大下,又呕了几声,祭司也收起从出神殿便维持着的一号笑容,揉揉微酸的双颊和胀痛的额角。

姑且算是解决了一个烦恼,秦愫似也心里有底,至少短期内不用担心会出事。

这该怎么说,桃花朵朵乱开吗。

掐掉了掐掉了,没有持续绽放的可能的从根部掐掉了。

在脑筋高速运转之际,骑士甩着一块布套在他头上也没有打断他的思绪,把遮蔽视线的布取下后发现是件斗篷。纯黑的高级布质,绣着暗金色的咒文,暗红色的边又增添了神秘性,披上后看起来就像刚从黑暗神殿离开的法师。

姑且先不论斗篷上的咒文是否真的有效,或者是纯装饰,也披上斗篷的骑士只露出下半脸,总是一点也没收敛的痞子气场也增添了许多神秘的光彩。



看起来就是装神秘的流氓与暗黑法师的组合。

嗯,没毛病。






把標題的格式改了心情舒爽

小小欺負一下瑤妹身高(被踹膝蓋)

评论(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