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隨筆

把兩年前寫的一個初心的隨筆丟上來記錄
可憐的只能啃自己腿肉的我嗚嗚
Cp是風動鳴的羅艾,大概沒有人知道吧()



「我說艾洛德,」
羅提撫著額,對著堅決不進食的艾洛德搖了搖頭。
「你不要搞得好像我監禁你一樣絕食抗議啊。」
「實質上不就是這樣嗎。」
艾洛德冷淡回覆。他完全猜得到羅提下一句會接什麼,無法接受羅提隨意開玩笑的個性才導致更無法如平常的應對進退,心中總是希望他能夠更認真一點面對。
「把你養得白白胖胖,說不定到時判我的罪就輕點了呢!艾洛德就當幫我一個小忙嘛!」
羅提拿著湯匙,舀了一勺粥,還貼心的吹涼才遞到艾洛德面前。
「你就不能想想辦法不讓自己被抓到判刑嗎?所謂的輕一點,大概也只是以原身份判死刑,和以叛徒身份判死刑的差別而已!」
撇開頭不接受羅提的服務,雖然說出的話以神座身份實在有反叛嫌疑。
艾洛德在說出口後,仔細思考矛盾的遲疑樣子,可愛的羅提吃掉手上那勺粥轉移注意力,接著又重複動作試圖進行餵食。

「所以,艾你希望我活著囉?」

刻意壓低的沙啞聲線,還有之前調侃時的稱呼,都讓艾洛德抖了一下。他又把臉撇到另一邊,不曉得是在躲避強制餵食的粥,還是在逃避調笑的視線。
「艾你希望我活著,那我也希望你不要虐待自己啊。」
羅提大嘆了一口氣,眼簾垂下裝作很難過的樣子,事實上餘光一直在瞄著湯匙上的反光,觀察艾洛德的反應。
艾洛德也嘆了口氣,艱難地點了點頭。羅提還不明白艾洛德的意思,艾洛德自行開口解釋。
「那我,
「⋯⋯⋯⋯」
「你、」
因為艾洛德的空白停留太久,羅提忍不住出聲,馬上被瞪了眼。
「我可以答應你不虐待自己。你也要答應我盡可能活著。

「逃跑也好,一直待在DMB總部也好,甚至讓我幫你也好,要好好活著。」

心裡隱隱就是不想失去他,不想失去這位同伴、好友、同事、甚至算得上知心者。
艾洛德的眼神堅定,羅提不自覺也認真起來,事後回想起來還是覺得艾洛德這樣拐騙人家認真的行為真是太有心機了,艾洛德學壞了!
「好,只要你好好的,我就盡我所能也平安。只要待在總部,教主就會保護我嘛!」
帶著自信笑容的羅提總讓人很安心,艾洛德肯定的點了點頭後便含住湯匙進食。餓了幾天實在吃不消,沒有意識到現在的行為舉止在旁人眼中是如此曖昧。
透過魔法偷窺安加西奈後代的神闇一口水差點噴出來,他很糾結如果讓瑟迦妃知道這事羅提會如何應對,似乎還有西卡潔家的繼承者,聽說神座中也有人喜歡席德烈斯家的孩子,後輩的關係真亂,實在搞不清楚。
「啊、」
羅提像是想到什麼,停下餵食動作。
至於為何一直是羅提餵食,則是艾洛德想搶回湯匙,卻發現幾天沒吃飯手腳無力,自然打不過精神正好的羅提,只得乖乖被強制餵食。

「如果,真的不幸被抓住,不准來幫我,」
「我自己會想辦法。」
「不許讓我拖累你的前途。」
「被判死刑也不准劫獄,」

羅提說的認真,不帶一絲遲疑。看著艾洛德遲遲不應下,眼中甚至帶了一絲怒氣。

「不可以讓我害了你。」

「我⋯⋯盡量。」
性格軟的艾洛德也不曉得自己會做出什麼事,只能含糊的回答。
羅提明白這是感情豐富的他能辦到最好的回答了,只有點了點頭再次強調。
「不要敗在我身上。你已經答應我了就要說到做到。」

嚴肅的臉孔馬上收起,翻臉比翻書還快的典型範例就在眼前呈現。
「好,來,艾,啊~」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