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三条中心/我等雖為三条1

方便的話請留言跟我聊聊天

私設如山多,ooc如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

娛樂圈設定





娛樂圈的路相當困難。

在許多文字之中都是這樣形容:「看似光鮮亮麗,實則污穢不堪」、「娛樂圈是一個比起現實更實際的社會」,簡單兩句話是許多人的深刻體會,更不曉得多少人放棄曾經的夢想,岸然走下舞台。

能站在舞台上展露頭角的少之又少,發光發熱的背後隱藏著什麼,他們在職業生涯中沒有機會吐露,甚至恨不得有些資歷消失,只留下現在的完好。

有多少路是踩著別人屍體上位的,只有自己清楚。

娛樂圈特別的現實,也特別的虛幻。

一步失足,說不定再也沒有重回的路。

有多少人能夠一路順遂。

又有多少人能夠大紅大紫並且地位屹立不搖。

而在娛樂史中,「Team三条」便是奇蹟。

運氣好、實力堅強、獲得機會的時候正好天時地利人和,從此名聲大噪。

在男性團體氾濫的情況下脫穎而出,甚至稱之為男團之首也不為過……




「長谷部,你在做什麼?」

燭台切經過起居室,看見正在與書稿奮戰的長谷部的背影,便改變目的地轉個彎走進廚房,溫了一杯牛奶給長谷部端去。

旁邊幾個紙團看得出來已經重寫幾遍了,放下牛奶時又看見對方惱怒的重畫幾筆,稿紙揉了亂扔在地上。

「這一期的介紹頁主編要華麗風格,又強調不能咬文嚼字,讀者會看不懂。寫的太矯情又被退稿……啊啊啊啊這三条怎麼那麼難寫啊!」

「小聲點,加羅ちゃん在休息。這幾天有電視劇請他當武術指導,只是對方那邊好像很麻煩,感覺他特別心力交瘁。唉,又什麼都不跟我說。」

總感覺自己在跟叛逆期兒子說話,平常至少還會回應,今天回來馬上就倒上床休息了,真不曉得發生什麼事。

「你是他媽嗎。」

長谷部的肯定句並且不讓燭台切有任何反駁機會,馬上又將精神拉回難搞的雜誌稿。

算了。矯情就矯情吧。被退稿再說。

燭台切看著長谷部切換成生無可戀的狀態,只拍了拍肩要他別太自暴自棄,離開前還交代一句要記得打掃,雖然不曉得修羅結束的長谷部還有沒有心力收拾。

隱隱約約有看到紙團上寫了「Team三条」幾個字,不曉得是不是看錯,若看錯了那倒還好,沒有看錯的話就代表長谷部接下來要去採訪的是「那個」團體。到時真不知道該為長谷部開心還是難過呢。

並非『Team三条』難搞。能夠採訪他們代表上司對指派的下屬有信心,因為他們太有個性了。

或者應該說是自由。

曾經在工作上接觸過他們,私下也經常碰見。『Team三条』是前輩,可是他們從來不擺架子,人也很和善,非常聊得來。

對於採訪而言的兩大優點都到齊了,但仍讓許多採訪者卻步。不曉得是不是特異功能,他們總能把話題帶開、答非所問而且面不改色,讓許多專業採訪者都栽在他們手上。更有許多採訪者寧願去訪問傳說中的冷場王,也不願去被耍得團團轉。

也是因此,有時被潑髒水、發生對自己不利的事情總能轉為墊腳石,在娛樂圈生涯說不定根本沒有栽過跟斗。

而那樣的團體正好與長谷部波長不合,因為長谷部太過老實了。老實的人只會在他們面前暈頭轉向。

也並不是指他們狡猾。反而在業界提到沈穩的詞第一個一定會想到他們,不論外型上還是精神上。

只是與三条的人對談,總會被牽引,就像彩衣的吹笛人帶走孩子一樣。

回過神來採訪已經結束,能使用的部分少得可憐,偏偏清楚記得訪談之中最主要帶開話題的是自己。採訪者若沒有堅定的意志力,根本不用想能拿出可以使用的訪談。

這樣一群人,如果能一次採訪完成,那幾乎會被出版界封上稱號的啊。

最後燭台切只有在睡前祝福長谷部成功。

長谷部,加油。通過三条大boss關,我們就煮紅豆飯慶祝。





後話:

文其實很久以前就寫了(當時受MMD的啟發),到現在才發是因為前幾天看完刀音つはもの才想起來曾經寫過這文

刀音也從剛公布消息就粉到現在,想說剛過200公演,那就發出來姑且算是慶祝吧(或者說是紀念)

因為也至少2年了,跟現在的文筆上有一點差距,退步上的差距

不曉得後面的部分還能不能像這樣好好的描述出表達的狀況


另,其實本來想叫「San! Jou! JUMP!」的,不過我猜想我會被粉絲打,避免皮肉痛,我還是乖乖用TEAM三条就好。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