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海+刀亂三条+魔道瑤吹+梅娃+夢色
偶爾畫畫,偶爾寫文,希望世界和平
頭像是愛犬,叫布丁,是笨狗

咲咲と呼ばれる

© 咲咲と呼ばれる | Powered by LOFTER

三条中心/我等雖為三条2

方便的話請留言跟我聊聊天

私設如山多,ooc如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

娛樂圈設定





「……………啾、………………………」

靜謐的夜裡,輕輕一聲噴嚏非常清楚的傳到每個人的耳裡。

「不是告訴過你洗完澡要把頭髮擦乾嗎。」

從冰箱謹慎小心的端出油豆腐,正要將之前研發的「油豆腐的百式吃法」實際應用在今天宵夜上的時候,聽見來自團體中的center、家中最被寵壞的弟弟的噴嚏,簡直是在破壞他與油豆腐的約會,兄弟姊妹果然是惡魔,總是會壞了好事。

「哈哈哈、這分明就是有人在想我。」

漫不經心的坐在廊邊仰頭賞月,嘆息此時如果有團子就好了,根本不把人的話當一回事,但這也是平時的三日月便是了。

「要是真是因為有人想你,那大概三日月一整個晚上都停不下噴嚏了吧。」

今劍站在三日月身後,拿出毛巾揉著三日月明顯還滴著水的頭髮,不顧自己也濕著的頭髮。小狐丸見狀嘆了口氣將油豆腐又放回冰箱。

「『親愛的,我們晚點再見。』小狐你的眼神充滿愛憐的這麼說了唷!等等宵夜我也要吃!」

頭也沒回的今劍吵著搶食,小狐丸拎起毛巾披到今劍頭上。

「哇哇、看不到了!」

「頭髮擦乾再讓你吃。」

「わーい!小狐最棒了!」



岩融進入起居室便看見吵吵嚷嚷的光景。三日月坐在廊邊悠哉飲茶,今劍搬來一張矮凳坐在三日月身後,手上的毛巾看起來是剛擦過頭髮,小狐丸拿著梳子和瓶瓶罐罐盤腿坐在今劍身後,看起來又再進行一週一度的護髮大業。

「岩融!」

今劍沒有回頭也聽得出來是誰走近,毫不掩飾地沈重腳步叫人想認錯也難。其他人的腳步聲也充分表達自己個性,三日月基本上是不發出腳步聲的,小狐丸則是輕快、有時候心情好甚至感覺有隻狐狸在跳舞,石切丸則是放輕了但仍一步一步踩得踏實。

「呀,石切丸怎麼還沒回來?」

說著便直接在三日月身旁坐下,一同賞月。

「剛剛打過電話說他要繞路去買變裝道具,等等就回來了。」

小狐丸回答。岩融聽見他在收拾器具,今劍也蹦蹦跳跳地離開,回頭時今劍身影已經消失在廚房門口,應該是跑去拿甜點了。

小狐丸將護髮用具擱置在一旁,坐到三日月身旁,看了他身上穿的浴衣一眼,皺了眉。

「衣服怎麼又不穿好?」

語氣介於無奈和責備之間,伸出手理了衣襟,扯過腰帶要幫三日月重新繫上。

「哈哈哈,浴衣不就是要讓你享受快速脫衣的樂趣嗎。」

「……你呀………胡亂說這種話,嚴重一點會被控訴性騷擾喔。」

「小狐會幫我解決的嘛,沒問題的。」

「小狐我可不理你喲!」

今劍在廚房翻找冰箱,但也把三日月調戲小狐丸的話聽得清清楚楚。他端著團子,手上還拿著冰棒,直到外面餘下三日月裝傻的笑聲才走出廚房,還無辜的問了句三日月在笑什麼啊我也想知道,小狐丸搖搖頭,甩著尾巴走進廚房,看起來是要去與油豆腐約會了。

「三日月,吶、團子!」

今劍替代了小狐丸的位子,遞上盤子,三日月也樂呵呵地接過。

「哈、「哈、果然還是要有團子才有完整啊。」

今劍搶先說出三日月的台詞,欣賞了一下三日月略為驚訝的眉眼,才接著開口。

「三日月總是說一樣的話,雖然你不記得,不過我都清楚記起來了!」

「哈哈哈、是嗎?」

「還有,如果是沒切好的羊羹的話,會說『如果小狐能先切好就更貼心了呢。』,如果發現先切好了會什麼都不說,繼續喝茶賞月。小狐丸常常問我們『我是不是寵壞他了』,接著一點也沒有反省的晃著尾巴哼著歌。」

今劍模仿起三日月悠閒的感嘆和小狐丸遲鈍的苦惱可說是維妙維肖,這是長年與這群人相處下耳濡目染的結果。

坐在一旁的岩融大笑出聲,端著盤子走回廊下的小狐丸茫然,三日月轉頭正好對上小狐丸困惑的眼神,忍不住也輕笑出聲。

小狐丸後知後覺地想詢問今劍,才發現今劍早就溜開,聳了聳肩便在本來的位子坐下。

準備好了的盤子,一個被放在地上,另一個端在手上,好好的品嘗著。

石切丸終於回到家便看見這樣祥和的畫面。

家中老人一如繼往在賞月,岩融坐在屋內看電視;今劍趴在小狐丸腿上打滾撒嬌想要討一塊油豆腐吃,庭院中放著一盤稻荷壽司……。

「小狐丸さん,不是跟你說過這邊是城市,沒有狐狸嘛。」

石切丸看起來很生氣。

「我等等會吃掉,會吃掉。」

今劍差點大笑出聲,吃掉小狐丸餵給他的最後一塊油豆腐便憋笑跑開,得意的姿態在聽見石切丸的下一句話瞬間消失無蹤。

「今剣さん,功課做完了嗎?」




後話:

今天早上睡過頭了,剛好電車延遲25分鐘,有延遲證明的免死金牌所以沒被記曠課,今日小確幸


另,其實本來想叫「San! Jou! JUMP!」的,不過我猜想我會被粉絲打,避免皮肉痛,我還是乖乖用TEAM三条就好。


评论
热度(27)